伍迪艾伦和中产阶级的爱情

MV5BMTU2NDQ4MTg2MV5BMl5BanBnXkFtZTcwNDUzNjU3MQ@@._V1_
    也算是看完了伍迪艾伦的巴塞、罗马、巴黎三部曲。觉得艾伦大叔这三部曲很刻意很取巧地在target中产阶级,那个无论是《午夜巴黎》里的平庸剧作家还是这里的Vicky。他们都以为自己的生活不错,可又在心底里有着一份别处的生活。于是在在exotic的巴黎和巴塞罗那,那个心底里的萌芽突然长大和释放。但无论多么精彩的夜晚或者夏天之后,这些中产阶级们都并没有跨出疯狂的一一步,他们要回到自己的生活里,带着回忆而已。
    我特别不喜欢片中几次对love这个词的使用。就是这个没人准确定义了但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理解并能说出个一二的词,在片中以各式各样的状态出现着。运用此词之随意,以及不同人直接使用的差距之大,惊醒我觉得只有避免这个词才能有准确的讨论。
    不使用“爱”这个词想想你要怎么过人生和你的伴侣(们)保持什么样的关系,把婚姻更理解为一个社会和生育制度而非爱情状态,之后似乎很多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太过纯净的世界观和爱情观是脆弱的,比如Vicky。这样的人即使不在巴塞罗那,也会在巴黎在威尼斯,甚至在中央公园的一个午后,而被一个随机的人而敲垮之前建设好的世界观大厦。更现实的是知道自己的平衡点在哪里才对。也许她坦然地和Juan小小flirt一下或者有一个drunk kiss,她的世界都会稳固的多。
    片子只能给二星来着,在艾伦大叔的所有片子为背景来比较。不过为着刚刚去过的巴塞罗那和那些熟悉的画面,加一星。

佛朗哥

家族旅行去了西班牙,除了可圈可点的各式景点之外,从旅游读物里读到的佛朗哥的一些小侧面也颇让人觉得有趣。

第一,佛朗哥统治下的西班牙并没有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本以为标签为法西斯主义,被德意扶持打赢内战的佛朗哥理所当然地会在二战里站在德意一边。没想到打赢内战之后,佛朗哥居然以民力凋零无力再战为由,拒绝了希特勒参加二战的要求。固然也有派出“志愿军”参战的举动,但当德国希望通过西班牙直取直布罗陀的时候,西班牙作为一个“中立国”居然也真的拒绝了。

第二,人家的右派旗号也是真格的。打着右翼的旗号,以要恢复传统里的西班牙为目标的佛朗哥,居然真的在其最后几年把流亡已久的王室接回来,恢复了西班牙的君主(立宪)制。

第三,最后几年慢慢允许民主化改革。允许在其“运动”框架下的结社,放开一些出版自由,在明确知道卡洛斯国王在其死后将开启民主化的情况下,也并未反对。觉得能做到这些也算是难能可贵了。换做是我,独裁强权统治了30年后,我也会怕突然民主化要被拉出去游街鞭尸。

再加上其治下三十年务实的外交和经济政策,我有些觉得佛朗哥其实内心的性格的还挺自洽而且并没有那么“坏”的。军旅出身,爱用铁腕政策,残杀敌人的黑历史是无论如何也洗不白的。不过其他方面说起来他倒也言行一致;就真的如其反叛时所宣称,他要做的就是让西班牙恢复到以前那个国王治下那个团结统一的伊比利亚王国。

既然已经有了一个独裁者,最大的奢望也就是他能像佛朗哥像蒋经国那样,让国家在其身后走上一条正常的道路。不是吗?

那些不该忘却的“初心”到底是什么?

即使只是匆匆的往返,还是抽空跑回了武汉,重回那阔别十载的珞珈山。和同学重聚,更是和自己那时那颗年轻和跃动的心重聚。在那个校园里,仿佛都能看见十年前的那个少年在夏末的奥场枕着针叶午休;在秋日的凉风中站在理学院201教室伸出的阳台上远眺东湖;在冬日晨曦里拿着热乎乎的包子和豆浆,翻过珞珈山奔赴课堂;在春天的尾巴上告别这个校园。班长组织放着今昔对比的照片和大家的寄语,无数次出现的词就是要勿忘初心。不过,从回来的路上我就一直在想,到底什么是那个我们都不愿意忘却的“初心”呢?

我曾经以为是静静的生活和更小的欲望,让我能还为食堂里5块的鸡腿的开心。但我在回到珞珈山的时候才突然明白,10年前的那个少年的“心”里更重要是即使在前路未明的时候,不忧虑错过,相信一切都会更好的信念。当暂时放下英语开始努力学日语的时候,不会去担心是不是将来美国所比日本所给的更多;当开始花比法学更多的时间学哲学历史的时候,不会担心自己的专业课的积点会影响自己的将来;当放弃京大去东大面试的时候,不会担心面试万一未能录取该如何。

当十年后,自己在更高的地方望见更高更好的下一步的时候,却总会忧虑。忧虑自己某个迟发的邮件会影响自己的前程,会忧虑错过某个买房的机会而再也“上不了车”。我想了想,似乎十年后和十年前仍然很像,从湘潭到武汉大学,和从武汉到华尔街律所,眼前都是一片更宽的和更未知的世界,如果那时可以信念满满,现在为什么不可以呢?

Gran Torino

对Eastwood路转粉的电影和歌。不知为和,觉得这首歌特别让人舒心;在早上6点奋战到晚上11点之后,在同时处理好几个filings抓狂之时。Eastwood里面演的那个倔犟的老头如此迷人。我跟老婆说,我现在就想养一年柴犬,看着大毛和二毛从2岁到6岁,然后就直接跳到退休的老人生活,也当一个倔强的老头。

《一念无明》- 最亲近人之间最细微的情感界限

p2454508487.jpg我觉得这是一部特别伟大的电影,讲述着最亲近人之间最细微的情感界限。

就如预告片里的的字幕,在亲情里,我们既是彼此的恶魔,又是彼此的英雄;远一分太孤单,近一分又彼此伤害。影片里没有脸谱化的人设,每个人的设置都恰到好处,恰到那种如果我置身于此环境很可能也会这样的好处,让人有非常好的代入感。

它让我有时觉得亲情的脆弱,所谓久病床前无孝子。看着阿东对待母亲的不耐烦,看着那个从未出现真身的阿东弟弟愿出钱却一分力也不愿出时,也不是不能理解。它同时也让我觉得亲情的伟大,当友情爱情在你坠入深渊时都避你而不及的时候,只有那个你不曾宠爱的孩子还在帮你擦拭老去的身体,只有那个年少时抛弃你的老豆还在把你接回他的擋房默默递上药片和买的朱古力。

豆瓣上的第一篇影片说有时候亲情就是你的沉没成本。初读下有赞同,但赞同的只是在要把自己也要拖垮的极端情况。但大多时候亲情的困境只是自己损耗10%,让亲人提高30%的状况。10%的损耗非同小可,大部分的情感也许都会在此时做切割。可只有亲情才可能去忍下这份痛苦,而这就才是人性的伟大吧。

讨论在北京买房真是一件让人反感的事情

面对如此疯长,谁都无法幸免。饭桌上,公号上,新闻里到处都是它的身影。可怕的是它总是能跟非常糟糕的负面情绪联系在一起,什么阶层固化啦,什么奋斗无意义论啦,什么本来钟情于精致生活的中产被迫成为五环外蜗居的房奴啦。

由衷地讨厌环绕在它周围的这股子负能量,比疯狂上涨的房价更让人厌恶。如果决定在北京settle down下来该买则买,可作为投资,作为恐慌性怕此时不买再也买不起情绪下的投资,我是实在下不去手的。

跟老婆说,如果这个鬼地方的房价真再能涨一倍,咱就离开这儿。花上个千八百万的,去哪里生活不好,难道真非要在这个雾霾天比蓝天多,汽车跑的比自行车慢,最顶格的个税养最差的公共服务的地方待着吗?川普大帝不欢迎去不成美国,那就去香港去东京,成吗。哪里不能比北京过得更舒服。

都是那些回不去的远方吗?

最近时不时会有那么几个周末,张开双眼的时候不知自己在做些什么不知自己该期待些什么。大概每天早上唤醒自己的只有工作日的那些死线和年近中年不能久睡的自然规律。

每当这个时候,都会试着和那些记忆里简单而快乐的日子对比?是因为失去了眼前的小目标?是因为有了更多家庭的责任?是因为知心的朋友都不在身边?还是因为那些东京、北海道和纽约的日子其实都只是回不去的远方而已,记忆筛选下来的都是快乐。不知道。但也只能冒着按图索骥的风险,去设定一个小目标,去多问问自己内心的声音,去给更多的时间和推心置腹给新朋友和老朋友。

先不写了。老婆终于睡醒了,可以打游戏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