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个月的旅途

    坐在30 Newport Pkwy的房间窗前,窗外的灯光,的火车,以及对岸曼岛上遥远的喧嚣都跟9个月前刚到时一模一样。我还清晰记得到的时候,是一个晴朗而又凉风习习的傍晚。站在公寓楼下的路口,一切被斜阳照的黄灿灿的。宽阔干净的街道,急速驶过的汽车,和港口的风。那个画面和触感很深的刻入到自己心里,以至于当发觉即将离开这个地方后,跑步路过那个街口时会常常如时光错乱般回到去年的8月。

    这是一个似乎找不到句号的学位。9个月的课程短的都似乎不配一个人生阶段的句号。另一方面,考完试马上就毕业典礼,毕业典礼过两天就开始苦命的Barbri课程,似乎中间哪个点是个心安理得的阶段的划分都说不上来。

    心底里在拖延这个结束的时刻,想把它定义到拿过毕业证书的瞬间,想把它定义到走出NY Bar考场的时刻,甚至想说该是踏上离开美国飞机之时。上午考试之后,极力地填充自己,找人一起吃饭,去医院,回家睡觉,大搞房间卫生,看篮球比赛,一切都是不想让自己安静下来。因为一安静就会明明白白的告诉自己,短短9个月的LLM生活已经结束了。

    不愿让它结束,只是因为这9个月太美好。它辛苦,觉得这9个月来的大脑活动的激烈程度与睡眠时间的比值应该是人生最高的一段吧,明显大于在东大的和作律师的时光;它激烈,在antitrust law, 在securities regulations,在corporations课上,在commercial sales law课上一次又一次的体会到思维之美,美到觉得将来应该就没有这么机会跟这么优秀的头脑一起思辨便很忧伤;它多彩,不管适应不适应被赶鸭子上架的各种社交聚会,认识各式各样的人,认识各式各样的生活。NYC用9个月的每一天每一刻告诉你,人可以活的不一样;它温暖,短短的9个月往脸书上往微信上往电话簿上加上一个又一个名字,也许有些要毕业后各奔东西,但也会有人将留在明信片的名单上和成为半夜你想拨电话的那个号码。

    含蓄的把它写到最后。最重要的,也是有此一项就足以justify整个这趟9个月的旅途的,就是遇见了她。第一个让我觉得可以提起婚姻二字的人,第一个让我有信心和希望一起共度余生的人。

 

20130805_102210186_iOS

Advertisements

3 responses to this post.

  1.  我是来给最后一段点赞的! 恭喜!!!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