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 –被许鞍华和李樯糟蹋了的好故事

一个月前在IFC商场里看到《黄金时代》大大的海报,许鞍华,汤唯的名字以及萧红的故事就让人对这部电影期待有加了。终于昨天取影院里看完了,真的只能感叹一个多好的故事一个这么棒的人物被许鞍华和李樯糟蹋成了一个加强版《冷暖人生》的水平。

我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选用了这么一种伪纪录片的叙述手法。

是为了真实?人家纪录片中的人物采访是因为亲历者的讲述可以提高叙述的可信性,可你要一帮衣着净丽,灯光打上后一个个都光鲜伟岸的演员来直勾勾地对着镜头讲述算是个什么事儿呀。他们是演员呀,演员!能装的出来那种亲历者的真实吗?我猜演员们也不知道该怎么演吧,所以每一次我都看到的是话剧式特拿范儿的旁白,而没有一丝丝对当事人(萧红)的追忆与怀念。

是为了串起剧情?那这也太因小失大了吧。太多可以用比如“一年后”之类的字幕搞定的事儿,非要把观众从故事里拉出来,听一段冷冰冰的串场。哎哟妈呀,我好几次都好不容易进了剧情了,结果咵嚓以下又被这些伪装的“采访”深深拉了回来。

是为了全面叙述萧红的一生,所以有些细节来不及用镜头讲只能这么用第三人快速讲述?咱能不能适当筛选一下呀,少说一点故事不就完了嘛?甚至砍掉最后三分之一的剧情,萧红从宜昌上船后屏幕一黑字幕起“之后萧红漂泊于重庆香港,最后31岁因误诊早逝于香港…”,前面那2个男人的情节也砍掉一点。把最萧红最精彩的部分好好表现一下行吗?这时我翻了一下这部戏的编剧,原来就是神作《致我们逝去的青春》的那位编剧,李樯。樯哥,您真得学学怎么取舍了,别贪多顾全什么都想讲到,咱这不是连续剧。

之所以说萧红的一生是一个精彩的故事原形,是因为萧红的性格和发展是很可以被理解的。一个感受性极强而又脆弱得需要依靠的作家。正是因为她感受性强,所以她能写出那些旁人无法察觉的力透纸背的悲惨;而也是因为她从自己的敏锐的感受中获益了(写出一部部优秀的作品),她才会一次次更放纵自己的感受,在萧军离开屋子的时候用烟头狠狠烫自己的手腕,在战乱中的宜昌码头跌倒醒来后却对这星空和模糊的人影发笑;也正是这种敏锐的感受放大了她的痛苦与孤独,她需要有人依靠,所以不管是已婚的表哥,不管是她逃过两次婚的富二代,不管是不断出轨的萧军,不管是看似懦弱的端木,她需要抓住身边任何一个给她依靠的人。

大概我对这个故事期待太多了,大概我对许鞍华导演的细节刻画期待太多了,所以当自己在电影院里看了一个加长版的《冷暖人生》式的片子,当电影院里三个小时的刻画却浅薄地像维基百科词条上的生平年鉴一般时,实在是忍不住失望。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