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顿河》,逆流中的命运

(标题来自豆瓣上一篇非常赞的关于《静静的顿河》的书评,《比战乱和疫病更残酷的,是被逆流的命运裹挟》。推荐。)

差不多花了3个月,每天上下班的路上听完的这部书。从此,《静静的顿河》大概可以列为我最爱的书之一,多少次为着书中人物的命运而叹息而欢笑,忘了自己带着耳机走在人潮涌涌的中环。2091页(中文版)的故事,无处不在透着一句话,如果你生在逆流的命运中,无论你是聪明勇敢如格利高里还是奸猾事故如福明,无论你是在争取哥萨克的独立还是在支持红色革命,无论你是在努力抗争还是听之任之,最后的结局大概都是相似的可悲。在书卷末尾,当格利高里放弃流亡在家门口抱着儿子抱着他与这个世界仅存的联系的儿子而对即将来临的厄运束手就擒的时候,我只能暗自为生在白色革命红色革命和哥萨克独立运动交织的那个10年的哥萨克民族而感到悲伤,也非常自然的为自己能生活在这么一个和平发展的年代而感激万分。

除了讲述哥萨克民族在政权交替,意识形态刷新以及民族独立的狂风暴雨中那飘零而无力的命运,我不得不说我真的太喜欢肖洛霍夫对主人公格利高里的刻画了。喜欢他是因为格利高里是一个“人”,他聪明勇敢而且有着主角光环,但他始终只是一个“人”。他有着身为哥萨克的自豪感希望哥萨克民族得到独立,但他也会在大势已去的时候加入红军期望借以洗白曾经杀害红军的罪过。他对阿克辛尼亚的爱从第一章贯穿到最后,而他也迫于家庭的压力迎娶了纳塔利亚并对这个为他生育了二子的女人有了爱惜。即使他官至师长,却并未让战争泯灭他的人性,每每遇到在红白两军战争中习以为常的屠杀战俘烧杀抢掠他都在尽力制止。说到底,格利高里只是一个“人”,一个希望有自己喜欢的人在身边有一份田地耕耘的农民。可是那个逆流的时代如何能让他实现这些,到最后即使在红军做到连长也无法避免受到清算,而他的二个女人一个因他的放荡而堕胎死去另一个在最后的逃亡中被红军击毙。到头来,这个聪明勇敢的军人在战争中仅剩下死路一条,这个风流潇洒的男人却目送着生命里最重要的二个女人无奈的离开。在逆流的命运里,无论你如何,结局也许并没有什么不同。在悲惨的命运旁顿河仍只是静静的流淌(And quietly flows the Don.英文版的标题好贴切!)。

题外细节一个,肖洛霍夫可是当时苏联的御用作家,官至作协主席。虽然作协当时倡导的是更主旋律的创作,但肖洛霍夫能不忌讳苏联成立过程中的民众反抗和其过程的残酷,写出这么一部不偏不倚的时代巨著,真是难能可贵。似乎回顾我们的“御用作家”们,没人有这个风骨,当然客观上也没有这个宽容度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