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诗和斯卡利亚

    周六的书友会,在铜锣湾18楼的某处。光秃秃的木桌子,看上去很硬的沙发和那种百年校庆草坪上放着的便宜的折叠椅。店员很凶,咖啡和茶也看起来不甚专业。有些粗糙的环境,可讨论却热情洋溢。大家高谈阔论,一月一次摆脱法律畅谈的机会,让人充满了讨论欲。可又时不时的会找不到插话的时机,然后就仿佛错过了高速公路的入口似的,把已有的腹稿从喉咙眼押回肚里。也有那种“哎呀没讲出去”的悔意,但当现在回忆起来,就仿佛能站在当时的自己的身后,从一个退后而更高的角度给这围坐的人群留下一张截图,像“雅典学派”那幅画一样充满了纯粹和美好,美好到实际讨论了什么都已不再重要。

    从书友会带回一本余秀华的诗集,在读到第一篇时就如电流穿身般被击中。让人觉得周末能有幸以她的三两诗作结束,实在是一种幸福。

    同样的幸福是可以有斯卡利亚和其他大法官的判词可以读。周六的清晨,陪着老婆逛街的店里,洒满阳光的沙发上。可以让你读到不禁抓住老婆大喊:“你看看他们,居然这样逻辑不清语焉不详的判词也敢写。”然后如老婆所言比下个月工资还要关心,义愤填膺地讨论那大洋彼岸9个与自己无关的老头老太太应该遵循什么原则。可是当自己掩卷细细过着大法官的思路,或是读起斯卡利亚那狡黠的刻薄的对多数派意见的讽刺的时候,心里也升起一片和读诗一样的美好情绪。

    至少这个世界还有书,诗和斯卡利亚。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