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访直岛

monet_recture_1时隔四年再访直岛。地中美术馆和Benesse House的设置还是能一样触动人心。仍然会感动于James Turrell对光和影的处理,仍然在《Open Field》有一种穿越到另一个世界的感觉。

和4年前相比脚步更慢下来,仔仔细细读导览的书,听艺术家和建筑师们讲述自己的理念。似乎感受到了James Turrell那些模糊了客观之物与主观感受的光影作品,广阔而暧昧的莫奈《睡莲》展厅,以及深深嵌到直岛里的地中美术馆和Benesse House之间以一贯之的主题:人和外界的关系。这一切都让人更回到自身以及对外界的感受上来,是James Turrell一系列作品让人醍醐灌顶般否定和质问自己那些曾经理所当然的视觉感官;是安藤忠雄用一个自然而舒适斑点白色场包裹着五副莫奈的《睡莲》再包裹着观众;是地中美术馆的咖啡厅和Benesse House的阳台上望出去广阔而通透的濑户内海。

%e5%9c%b0%e4%b8%ads%e7%9c%ba%e6%9c%9b

此行有一个非常私人的感受。经常会望着远远的高松港出神,尤其是深深的夜里在Benesse House的阳台。一切仿佛这么近,举目可及;一切又是那么远,相机推到最近也照不真切。那似远似近的高松,就仿佛是4年前的自己一样。开始回忆那些在日本日子里最重要的人们。曾经同游高松和四国的Y和Z都不约而同地回到上海结婚生子;其他那些一起在北海道的阳光下奔跑的小伙伴,有的间或见过一面两面有的却竟再也未曾相见。还有那些一起在法文三号馆苦读,在本乡三町目畅聊的同学,也都各奔前程;有的在相夫教子,有的执起教鞭,有的在东京或者北京的写字间敲着键盘,那些曾经隐约觉得会一辈子奋斗在一起,会每年都能相见互诉前路的伙伴,竟然也远得像从直岛望去高松的灯火,摇曳地让人担心这关系会熄灭。

b_rm04直岛、日本讲述的人和外界的关系,明显和纽约与北京讲述的,和一个investment bank一个wall Street firm讲述的是另一种关系。此刻,这个夜晚的心情,仿佛是一个坐上从直岛到高松到东京客轮的小镇青年,在映衬着神户港的璀璨时,回头望了一眼远去的濑户内海,有了一丝犹豫。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